〖孕育热点〗姚玉婷: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杭州缎织第四代传承人

 公司新闻    |      2024-03-18



[x ]

姚玉婷

杭缎编织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浙江女红巧手执行主任联盟[ x]

第一届临平区政协委员

第一届临平区工商联常务委员

第一届临平区妇女联合会常务委员[ x]

临平区第一届青年商会(新企业联合会)宣传委员、纪检组书记 临平区第一届青年商会副会长

[ x]国家二级运动员

临平区新生代企业家协会理事

出生日期:1989年11月中共党员学历:硕士

杭州费庄华发织造厂,浙江杭丹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个人简介

在家庭环境的影响下,他从小就学习杭州缎织技艺的各种工序,从种桑养蚕到缫丝。拉丝、拉经、翻丝、棕织,这是女人从小必须学会的事情之一。从杭缎的织造到杭缎衍生品的研发,姚玉婷从未停止过对杭缎面料的探索和开发。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修复古代产品,开发出更多符合现代人生活品味的产品。让杭缎融入现代生活美学,倡导“绿色、环保、自然”的生活理念,让更多人了解杭缎的前世今生以及护肤、防紫外线、防辐射的优点等。作为传统技艺的传承人,她深知传承的重要性。她在工厂里建立了杭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通过“引进来、走出去”,通过展览、非物质文化遗产进校园、实地参观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馆、非物质文化遗产体验学习基地等活动,杭州晋升至数十万人。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古代人们如何将缎子从茧变成丝,再到最终成品面料的整个发展过程。

她潜心研究,开拓创新,致力于将传统编织与现代文明有机结合,传承和发扬“杭州缎织技艺”。她积极推动“杭州缎织技艺”成为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自己的努力,她还获得了一项发明专利、一项外观专利、一项实用新型专利。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个人通过余杭区青年商会与朋友一起筹集抗疫资金,收到防疫物资后,参与调配防疫物资尽快地。向余杭区各个街道、村庄发放物资。

疫情期间,共捐款3万余元,包括口罩、手套等防疫物资。

荣获荣誉

2021年:国家发明专利2021年:杭州百位女性“云代言”

2021年:临平区创业新锐称号

2019年:杭州市十大民间手工艺大师

2019年:浙江省百位女性巧手

2019年:唐纹“宝花裹” 《人物》荣获第十四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工艺美术银奖

2017年:作品《挂缎》荣获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最受欢迎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x]

2017年: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2015年:国家外观设计专利证书

工作案例

us 我想通过什么on 不只是一块丝绸

1、丝绸文化展示中心成立。恢复杭缎编织技术。学生们在课堂上完成养蚕吐茧后,对古代从缫丝(剥茧)到变成洁白丝绸的整个过程有了清晰的认识。让新一代学生更好地了解中国丝绸文化。

2。现有的杭缎是二次开发的。通过对组织织造方法及缎纹面料衍生品的深入探索,开发出一系列创新产品。 3。恢复植物染色。 从余杭特产山茶花等植物中提取色素,开发出具有余杭特色的纯天然手工染色方法。并将这种方法带入课堂等场所,让更多人在体验染色的同时学习、创造、释放压力。 4。开拓杭州缎再创造渠道。我们与全国各地的工匠进行跨界合作,用蜡染、刺绣、西湖丝伞等开发了一些衍生产品和再创造产品,可以让杭缎的应用发挥其作用。 5。还原古老的图案。在此基础上对唐代宝华包字图案进行了还原和再创作。其他古代宫殿的服饰图案均已修复,将于2021年在北京国家博物馆展出。6.积极参与交流与合作。我们参观了解了美国和欧洲的风土人情,并把具有中国特色的丝绸纪念品带到了美国和硅谷各大名校,为多位教职员工定制了相关纪念品。比如哈佛、斯坦福、西点军校等等。 《木兰诗》描写了花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在杭州临平,还有这样一位既能“为户织布”又“为主人织布”的奇女子。她是杭州费庄华发织造厂总经理姚玉婷,也是杭州缎织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致力于让杭州缎传统工艺品牌闪耀时尚,走向世界。

[x ]

跟随内心的想法,编织工匠的梦想

杭州费庄华发织造厂出品的杭州缎可以追溯到清末,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虽然姚雨婷的兄弟几乎都拥有自己的织布厂,但一直专注于杭州缎织并坚持下来并取得了相当成就的才是姚雨婷的父亲。

姚雨婷从小就住在织布厂里。她还是个孩子。她每天都接触杭州绸缎,看着工人们如何操作。在她的耳朵和眼睛下,代代相传的编织工艺和回响多年的机器声音都在她的脑海里。它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父母希望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我还是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从事了杭州缎织事业。 ”她说听不到机器的声音就睡不好觉。

2017年4月义乌文博会最佳人气奖

2018年6月科学与工程结业证书[ x]

[ x]

2019年工艺美术银奖

姚玉婷下定决心,克服了沉重的生意负担后,也接下了传承千年杭州缎织技艺的重任。“家族之所以一直坚持做杭州缎生意,是因为因为里面有一种情怀,尤其是我的父亲,他一直有一个把杭州带向世界的梦想。 ”姚雨婷的话语中透着一份从容与坚毅,同时编织着“为主人征服”的匠心梦想。 把杭缎产品做精做细[ x]

“我们的杭缎衣服,比如杭缎的唐装,包括口袋和门襟,都需要反方向缝制。为了保持图案的完整性,这些细节必须遵守,必须做“有的人只是把它当作衣服来做,但我们把它当作一个项目、一个系统来做。”姚玉婷介绍,杭州缎手感光滑的主要原因是在织造过程中,经纱或纬纱在上面沉浮。丝织物的表面按常规要求。 “与其他纺织产品不同,杭州缎的丝线更加光滑。细而光滑,在生产过程中,每八根经线需要添加一根浮线。一台3.8米宽的织机上有数千根长丝。但这离不开织工们强大的眼力和丰富的经验。”

通过提花可以在缎面上织出各种图案。 但其工艺流程也比较复杂,需要原料选择、浸胶、烘干、翻捻、并线、整经、捻线、综拉、筘、复卷、摇纱、织造、煮练、印染等。有时质量控制比过程本身更费时费力。 “缎纹织物是丝绸中技术相对复杂、工艺水平较高的产品。虽然年产量只有几千万,但我并不急于盲目扩大产能,而是致力于把产品做精、做细。”在注重细节的姚玉婷看来,杭缎未来的发展大体上有两个方向:一是在传统方面,追求古老的纹样,力求过去和现在的织法。即将丢失。尽可能完整地恢复和保护、保存和传承古老文化。另一个是创新方面。要与国际标准和时代接轨,贴近时尚的设计风格,采用更多流行元素,让传统丝织工艺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辉煌,这也是传承的最大意义。由

产品制成的衣服在国家博物馆展出

跨界与行业合作,复兴老工艺

“在大多数人眼里,锦缎、罗缎、绸缎都是比较高端的面料,受众年龄层也比较老”。为了突破这种固有的“高级”印象,让杭州缎更加贴近生活。姚玉婷希望从图案、色彩上打造出一些年轻人喜爱的丝绸产品,让美丽的杭州缎受到更多人的喜爱。

为了丰富航端的内容,她在寻找设计师时不拘一格。景观设计师、家居装饰设计师、建筑设计师等都是她经常合作的人。

“每个行业对丝绸都有自己的理解,如果这些想法能够做成产品,也将体现每个人的价值。”姚玉婷说,“我们现在正在和一些艺术家合作,很多图画都可以通过杭州缎工艺来修复,这样的有益尝试给杭州缎图案设计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世界著名的艺术殿堂卢浮宫对杭州缎的设计影响很大。杭州缎织已发出邀请;纪梵希、迪奥、卡地亚等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纷纷找华发织造合作生产服装面料和奢侈品包装袋;具有杭州本土韵味的西湖绸缎伞也已推出……

为了更好地推广和发展杭州缎织技艺,姚玉婷专门开发了DIY材料包,并提供了桑蚕丝(缎)。每年都会邀请1000多名孩子体验杭州缎扎染。

“毕竟杭州缎已经传承了几千年,想要更好地传承和发展它,就需要更多的人了解它、接触它。”姚雨婷坚定的说道。

在丝绸作坊长大的姚玉婷,有着向工匠靠拢的理想和决心。从学习武术到考入警校,再到成为杭州费庄华发织造厂的总经理,她掌握了杭缎编织技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她所做的每一次选择更像是一种使命感,而在追随内心的过程中,她也慢慢发现了属于自己的“丝绸之路”。

“武女”变“织女”为新后卫

 正式回归非庄华发,也但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姚玉婷曾学过武术,曾在警校任教,也曾在政府单位工作。 “当我10岁的时候,我觉得练习武术很酷,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报名了武术学校。后来我考入了警校,希望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但这些在外人看来光鲜亮丽、稳定的工作并没有让她满意。

正当她一阵迷茫、迷茫时,她一转身,织布厂里机器清亮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她。 “我从小就对杭州缎很熟悉,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年纪越大,越发现真正了解杭州缎、从事杭州缎的人并不多”

大学期间,姚雨婷每年寒暑假都会回来。我在自己的工厂做暑期工,熟悉了车床、绗缝机、织布机、捻线机等各种机器的操作。 “我觉得自己有时候比较冲动,但面对织布机的时候,我总能冷静下来。”姚玉婷说。

她提到的杭州缎织技艺,是一种经线或纬线在丝织物表面沉浮或交错变化,形成图案或花纹的技艺。它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在丝绸界,历来有“苏丝杭缎”之说。

然而,在姚玉婷看来,这项传统工艺一直处于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尴尬境地。

虽然姚雨婷父亲的兄弟几乎都拥有自己的织布厂,但一直专注于杭州缎织并坚持下来并取得相当规模的,就是姚雨婷父亲创办的杭州费庄华发织造厂。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杭州缎织企业。

“我们公司收到的订单大部分来自日本、韩国和意大利。”姚玉婷说,早在10多年前,杭州费庄华发织造厂生产的杭州缎工艺领带就进入法国巴黎卢浮宫,成为热销的旅游纪念品,并与纪梵希、迪奥等品牌合作和MCM。然而,与国外的知名度相比,国内人群对杭州缎的了解还远远落后。

“现在父母年纪大了,之所以继续做下去,是因为有情怀、有责任。如果我们忘记了代代相传的手艺,又有多少人会理解呢?” ?”低语的声音依然在她耳边响起。回顾过去的记忆,姚玉婷想通了一件事,“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的职业,其实就在眼前。” 2019年度品牌合作获奖奖项

十大女星红手

 

接管织布厂,老树发新枝

“有人认为我是‘跨界’” “边境”,无论我是习武还是当警察,都与丝绸无关。但我认为“跨越边境”也是一种优势。”姚玉婷认为,她的经验对于传承杭州缎织艺术并非全无用处。有时她能挣脱传统的束缚,融入一些新的想法。 2016年,杭州费庄华发织造厂二楼开辟了100平米的展厅空间,展示了各个时代的织布机、木梭、杭州缎制品等。 “我觉得杭州缎对顾客的吸引力不仅在于它的品质,更在于它背后的文化内涵。打造这个展厅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让顾客对杭州缎有更好的了解。”

但姚雨婷的做法一开始被父母认为无非就是烧钱。 “他们是靠织布机发家致富的,他们在这个行业干了大半辈子,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在工厂里炫耀织布机。”这些小小的阻力总是让人质疑他们的管理能力。但姚雨婷内心的想法此刻变得更加清晰:我想做的不仅仅是一个展厅,而是一个兼具体验、观赏、生产功能的“花园式工厂”。 “如果你足够细心,你会发现这个展厅的装饰与丝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既然是“跨界”,那就应该更直接一些,姚雨婷想,首先展厅就尝试了家居装饰与丝绸的结合。 “人们对丝绸的印象可能是传统的仿古风格。事实上,许多现代设计都可以利用丝绸的纹理和线条来制作。 ”基于这样的理念,姚雨婷也开始研发新的图案,并对现有的围巾和服装款式进行升级。

此外,姚雨婷还努力提升体验。尝试。为了履行自己的角色作为展厅的讲师,姚玉婷还向土布编织技艺传承人学习,学习土布编织的非遗传承经验,并在实践中与茶染等新技术相结合,丰富手工艺体验。开设一些与丝织染色相关的课程,包括蚕茧剥皮、面料织染等工艺。

随着客户的口碑传播,展厅慢慢走红,杭州缎纹工艺也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2016年,杭州缎纹编织工艺被列入第六批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费庄华发织造厂每年都会吸引两三人前来参观来参观杭州缎工艺,并与一些学校合作开展“第二课堂”,接待了来自学校、旅游团等20余支队伍。对于姚玉婷来说,这是这期间最大的变化就是来自家族长辈的认可。 “虽然还没到收回成本的时候,但他们认可了我的方向。”

新老合作已蔚然成风

作为传统制造业的标准对于公司来说,如何进行产业升级的问题也落在了姚玉婷的身上。面对这个问题,姚雨婷的态度显得相当温和。 “与普通工厂不同,我们的客户个性化需求在产品过程中的体现是非流水线作业。”

姚玉婷介绍,随着织造行业的发展,大部分工序都可以完全实现被机器取代。通常一个100多平方米的车间,几十台机器,只需一两个人就可以控制,批量生产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但机械化给丝绸行业或织造工人带来的问题往往不是“一棍子打死”那么简单。

“手工编织也有它的优势和市场,尤其是杭州缎,手工编织的质感与机器编织的完全不同。 “另一方面,费庄华发的很多工人从还是作坊的时候就已经来到这里了。”这些老工人经验丰富,基础扎实。根据他们以往的生产习惯,作为一种习惯,只要你答应在某个时间做,你就会做到。可能今天少做,明天多做,但是工期是绝对不会耽误的。 》

然而,对于刚刚开始管理订单的姚玉婷来说,这种“不规律”的习惯就像一颗“炸弹”,时刻让她紧张不已。为此,她也试图要求工人将工作固定下来并每天定量配给,然后将数据问题和步骤记录在纸上,然而如此精细化、流程化的管理在这里却遇到了“水土不服”,在保留了一些必要的管理步骤后,姚玉婷开始接受现状,并利用这一特点,在产品上尝试从两方面做铺垫。“一是走最传统的方向,追求汉唐的纹样,把传统发挥到极致。”另外就是要与国际接轨,设计出更潮流的款式。 ”

但是越传统,这条路就越难走。“没有办法测试是我们经常遇到的问题。 “不过,姚玉婷却觉得很幸福。”和老师傅们坐在一起,研究编织方法,甚至改进机器。每恢复一种风格,我就感觉自己保留了一份祖辈的遗产。 ”近年来汉服的崛起趋势给了姚雨婷很大的信心,“其实传统东西的市场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我们有很多韩服和和服的订单,当然希望我们的产品以后也能被中国人穿。”此外,她也在寻找来自多个不同行业的设计师来结合将丝绸与景观、家居装饰、建筑等结合起来,用她的话说,“这样可以丰富杭州大田的内涵,跟上时代的步伐。就像产业升级一样,机械化设备的引进不能停止,但我们也为手工制品留出空间。”下一步,姚玉婷已经计划在新厂房开设1000平米的展厅,将她的“花园式工厂”进行到底。

(2023年第05期)

[编辑李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