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育热点〗杭州滨江区试验“多代同住”养老服务模式让“生命的秋天”温暖起来

 试管知识    |      2024-03-18

不久前,27岁的义乌女孩朱一清搬进了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阳光之家养老院。和她住在一起的“新滨江人”有10余人,其中有幼儿园老师、公司员工、医生、警察、社工等。

是什么吸引了这些90后聚集养老院是一条招聘信息—— 去年11月,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民政局建成了杭州最大的公立养老院——阳光之家启动了“多代同居”试点“同栋楼”直面老年人生活“精神孤独”的痛点,为医院老人招募年轻陪伴者,通过跨界尝试打破养老院、社区老人单一、有限的生活圈。代际社会互动。

如今在滨江,这种养老服务新模式正逐步从养老机构走向社区。当不同年龄的陌生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这个新模式解决了哪些问题,探索中面临哪些困难?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认识一下故事的主角们。

年轻人加入

为养老院增添色彩[x ]

对于阳光之家的老人来说,年轻人住进养老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两年前,滨江区民政局、团委与阳光家园联合发起“公司是最长的爱情告白”志愿服务项目,招募年轻人住在养老院扣除志愿服务租金,这种做法引起了社会关注。不少专家学者和网友纷纷称赞,认为此举不仅能为老年人提供陪伴,也能减轻大城市年轻人的生活压力。

年轻血液的加入,为养老院增添色彩。公司员工、工作室老师、网络写手等年轻人纷纷报名,利用双休日等业余时间,举办书画、舞蹈、手机教学等兴趣课程和活动。但与此同时,新的需求也在不断涌现。

区民政局工作人员和医院社工在回访中了解到,青少年利用自己的技能开展的课程和活动与项目内容重合度较高。原来在医院里成立的兴趣小组。不少老年人表示,相比“一对多”的课程,他们更希望有年轻人“一对一”的稳定、长期的个性化陪伴。由此,一个新项目——“多代同堂”应运而生。

年轻人也住在疗养院。 “多代人住在同一栋楼里”有什么区别?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位于白马湖畔的阳光家园。

阳光之家养老院副院长唐锐表示,“多代同住”有两大特点:一是年轻人和老人住在一起。同一栋大楼;其次,它们伴随着形式和时间的变化。

“原本,年轻人独自住在一栋楼里。除了课程和活动外,他们与老人的互动很少。参与新项目的年轻人将住在老年人居住的大楼里。在2号楼,共同的社交场景比以前更加丰富。”唐锐说,与以前相比,“多代楼”以每个年轻人与2至3人配对的形式建立了稳定的跨代际社交圈。每月最低陪伴时间也从原来的20小时减少到10小时,房租从600元减少到300元。

“考虑到年轻人人们工作繁忙,我们降低了最短陪伴时间,希望引导他们注重陪伴质量。”滨江区民政局副局长蒋英告诉记者,为确保年轻人与老年人实现精准匹配,项目实施前,区民政局联合走访养老院进行画像对“老漂流”、退役军人、退休教师等院内不同类型老年人的生活习惯和性格进行调查,同时与区教育局、社会发展局、社会发展局合作,公安局等部门对自愿报名的教师、社区医生、警察等进行筛选,然后通过面谈、会议等形式选拔青少年。

老人与年轻人的缘分开始了。今年6月,29岁的朱跃鹏经过多轮选拔,与84岁的古美英签订了配对协议。

这个友善的娃娃脸小伙子是滨江区宾文园幼儿园的老师。顾美英退休前是一名小学教师。学校工作的经历让她特别喜欢和年轻人交流。退休几年后,老两口带着女儿、女婿来到滨江居住,成了“老票一族”。几年前,因为妻子中风需要护理,两人一起住在疗养院。 “养老院一切都好,但有一点,屋里屋外都是‘白头发’,缺乏年轻人的活力。”顾美英之前的烦恼是传统养老院普遍面临的一大难题。 ——注重医疗健康、专业性、护理等健康服务,代际交流严重缺失。如今,随着“多代楼”工程的实施,这一问题得到了突破。

周六上午,阳光之家西门又迎来了探望家长的孩子小高峰。这一天,虽然孩子们因故缺席,但顾美英并不感到孤独。前一天晚上,她在微信上约好了第二天早上一起打球。

公共活动室内,顾美英挥舞着乒乓球拍,与朱跃鹏发生了激烈的“打斗”。这位满头银发的“乒乓球老将”眼睛紧盯着飞来的乒乓球,短短几个回合就击败了朱跃鹏。课间休息时,老少皆宜,其乐融融。朱跃鹏乖乖地坐在顾美英身边,耐心地帮助老人解决使用智能手机时遇到的各种问题。

“重叠”的生活

创造了两代人之间的情感联系[ x]

在城市里,年轻人和老年人的生活往往就像两条没有交点的平行线。前者背负着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而后者面临的最大考验是难以排解的孤独感。 在阳光家园,两代人的生活有“重叠”。 采访中,22岁的同伴黄庆伊带着记者参观了她的房间。年轻人的房间位于2号楼6层,乘坐电梯几分钟后,黄庆义就遇到了四、五个老人,并热情地帮他们按楼层按钮。黄庆伊的房间大约有30平米,有两张单人床,有独立的卫生间,落地窗外还有一个小阳台。 “租赁市场上这样的房间一个月至少要2000多元。”黄庆伊说,除了房租低之外,参加“多代同屋”也和她的专业有关。她大学时主修老年服务与管理,目前在滨江一家老年护理服务公司工作。 年轻人的一对一陪伴给老年人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老人赵水娟讲述了她和黄清怡的故事。 今年春节前,赵水娟带着女儿前往新加坡,因COVID-19疫情滞留在国外。 “我身体不好,疫情过后一晚上都睡不好觉。”赵水娟说道。回到杭州后,她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她每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愿意出去。结对当天,黄清怡了解了赵水娟的情况,又听社工说她喜欢做手工,于是她带了艾草等材料,请老人教她制作香包。做手工、画画、吃饭、散步……两人的关系逐渐升温,赵水娟又变得开朗起来。 “不仅仅是老人的陪伴,我们之间更像是一种互相需要的关系。”同伴朱悦是湖北黄石人,今年8月进入敬老院。说起参与该项目的原因,这位23岁的男孩吐露:去年,他在杭州打工时,家乡的爷爷去世了,这件事让他感触很深。 “小时候不懂事,陪爷爷的时间太少,长大了就出去当兵、读书、工作。”朱越说,去年父亲给他打电话,告诉他爷爷去世的消息。直到这时,他才突然明白了陪伴的意义,却又错过了一切。 到达敬老院后,朱越一有时间就陪着84岁的徐继兰画牡丹。有时我帮她下楼取网购的快递包裹,有时我静静地坐在她身边。 “悦悦真帅,可惜我的孙女已经出嫁了。”配对后不久,许纪兰就告诉社工,她有了一个“孙子”。她还会发微信嘱咐朱悦不要工作太累。当朱越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惑时,他也会向徐纪兰请教。 “徐奶奶经验丰富,经常三言两语就帮我解开心结。”朱越说道。 陪伴在两个陌生的世代之间建立了情感联系。有的老人甚至在床边贴了年轻人的照片。但时间也是两代人相处面临的最大问题。 采访中,一位同伴告诉记者,由于与老人作息时间不同步,工作日陪伴老人的时间较少。 “工作日我们只有早晚相处,但老人家习惯早睡早起,他们吃早饭的时候我们还在睡觉,下班回来可能已经睡着了。”加班。” 记者了解到,该项目自实施以来,共有12名青少年和20名老人参与,其中4名青少年因工作太忙或工作繁忙而陆续退出。正在转移。 “很难找到符合时间要求的年轻人。”阳光家园“多代同屋”项目负责人陈欣告诉记者,在招募同伴时,除了性格和天赋要求外,时间也是考虑的主要因素之一。 为了引导年轻人以多种形式陪伴老人,陈欣和同事们在工作日经常策划一些小活动,丰富社交场景。今年7月,他们推出的“早餐计划”很受欢迎。年轻人积极响应,早起和老人一起吃饭。受此启发,一些同伴尝试利用自己的资源策划创意小活动。这几天,朱跃鹏正在和陈鑫商量,想和幼儿园老师一起组织党建活动,为一对对老人织围巾,听他们的故事。

多部门联动

新型互助养老模式更加多元[ x][x ] 《2019年浙江省老年人口及老龄化原因统计公报》显示,截至去年底,浙江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152万人,占总人口的22.87%。近年来,“银发潮”加速涌现,“集体养老”、“老幼互助”、“多代同堂”等互助养老新模式不断涌现。 ”不断涌现。

“阳光之家‘多代同住’项目引入年轻同伴参与服务老年人,是创新社会精准治理的有益探索。”浙江外国语大学社会福利研究所所长董洪亚教授认为,在国内居家养老绝对主流的前提下,更应该关注社区。在华人社区,多代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情况很常见。然而,随着社会的变迁和时代的发展,代际之间生活方式的差异越来越明显。因此,社区在保证每一代人拥有独立生活空间的同时,需要在公共空间中增加代际交流、互助的场景,打造美好的生活社区。

如何在社区践行“多代同住”?

“首先要有开放、融合的理念。”董红亚表示,如果社区老年食堂能够定位为社区食堂或者开放运营,不仅可以解决经营问题,还能促进老年人融入社会。董洪亚建议,社区建设美好生活社区时,应纳入养老设施,引导青少年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

眼下,滨江依托街道住宅改造,加紧探索推出社区版“多代同住”项目依托养老服务中心,撬动居家互助养老服务转型。目前,滨江有两家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正在进行空间改造。

以西兴街迎春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为例。改造后的中心共有三层。一楼为基本居家护理服务空间;二楼是育婴室和各种设施。老年活动空间是一个综合空间;三楼是健身房等社区年轻人的活动空间。

“我们设计了老少皆宜的共享活动空间,让陪伴场景更加多元化。比如,二楼的阳台实际上是同一栋楼的‘多代生活花园’,社区老少可以通过成对认养苗木、盆栽来加强交流。”负责人赖周芳滨江社区“多代同住”项目的负责人、杭州爱来家社区服务中心总经理认为,在社区推广“多代同住”除了空间改造外,多方还需要共同努力整合资源,目前计划与三楼健身房运营商共享资源,让参与“多代楼”项目的年轻人免收使用费。[x ]

事实上,社区“多代同住”养老服务模式近年来在国外已有实践,德国从2005年开始探索“多代同住”项目。通过建设无血缘关系的多代居民相会的公共场所,保证居家老人能从其他代际互动中获得生活服务和精神支持,弥补居家养老的物质和物质需求。老年。精神空虚。

“打造养老服务新生态,需要政府多个部门通力合作,将老年友好社会、无障碍社区、全龄社区等理念融入到养老服务中。”及早规划。”董洪亚认为,随着“长寿时代”的到来,人们的晚年将长达三十、四十年。社会应鼓励“多代同堂”等多元化养老方式,满足老年人多重护理和人际交往需求。同时,在“人人都会老、家家都会老”的老龄化社会,庞大老年人口的照顾问题需要政府、市场、社会、家庭和个人共同解决。

(来源:《浙江日报》2020年12月17日)

记者:黄珍珍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