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育热点〗浙江杭州一特大赌博团伙聘用女公关引诱二代涉赌被抓

 试管知识    |      2024-03-18



侮辱、殴打、辱骂、恐吓、拘留“五毒皆毒”—— 消灭邪恶势力

核心提示:赌博不仅败坏社会道德,还诱发各种犯罪。日前,富阳市公安局成功打掉一个涉嫌赌博、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的犯罪团伙,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3名。目前,其中70人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该团伙手段之恶毒、气焰之嚣张,近年来并不多见。

在香港警匪片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节:一群坏人追债时,在债务人家门口画画、敬献花圈、扔机油瓶。他们不但侮辱、殴打他们,还绑架、关押他们……

谁能想到这些影视剧中的“经典”场景竟然出现在现实中。随着这个涉嫌赌博、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的犯罪团伙的瓦解,犯罪分子的滔天罪行也被一一曝光。

近日,记者采访富阳警方,了解这起重大赌博案件的详细情况。

检测:一口气剥茧

事情要从去年下半年开始。

当时,富阳市公安局接到线索称,城区内有一群人聚集赌博。他们不仅参与赌博,还可能从事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恶劣行为,而且十分嚣张。

警方迅速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侦查组,并成立五人小组进行前期侦查。为了避免惊动敌人,警察做事都小心翼翼。他们发现这伙人设立赌博场所的地方隐蔽性很好,有的是台球室,有的是酒店套房。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

警方试图闯入赌博窝点,但很快遭遇抵抗。因为赌窝里的哨兵、簿记员,甚至服务员都是专人指派的,陌生面孔很难乔装潜入。该团伙聚集赌徒时,一次只叫五六个人,而且从不让他们带现金,而是用筹码。如果赢了,赌徒就可以带着筹码带走现金并离开。如果输了,只需要写一张欠条,稍后再转钱或者还钱。

因此,警方取证非常困难。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团体绝对不简单,其背后很可能隐藏着一个庞大的组织。此后6个多月的时间里,警方持续明暗侦查,运用多种侦查手段,一点一点揭开该团伙的真面目。

这是一个规模非常大、组织严密的赌博团伙。主要领导人有王、白、胡三位。该团伙成员分工明确。组织者、合作伙伴、“爆竹”、攻丝员、哨兵、簿记员、服务员、公关员等,各司其职,齐心协力。

该团伙以股份合伙形式在富阳及周边地区开设赌场,并利用“十三路”、“红心宝”、“斯塔尔”等赌博手段聚集赌博,从中非法获利。赌徒提供赌博资金,非法获取高额利息(俗称“鞭炮”)。

警方查明,2012年以来,王某、白某、胡某等人开设赌场游戏500余家,累计输赢8000万元以上,非法提款2000万元以上,“爆竹” ”的金额超过4000万元,非法收取利息超过2000万元。向赌场“借赌债”的利率很高。以1万元贷款为例,扣除2000元左右的抽头费后,赌徒每天要支付300元至500元不等的利息。有时,一场比赛的输赢达300万元以上,一场比赛结束后,赌徒们的“炮弹”就达到了200万元。

证据确凿,果断封网。 4月22日凌晨,富阳警方出动300余名警力,一举抓获白某、王某等30名团伙头目及成员,查获涉案赃款155万余元。随后,警方紧随其后,奔赴东北、河南、江西等地抓获漏网之鱼。截至7月底,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3名。

傲慢:作恶就是丧失良知

在该团伙大本营,警方除了缴获赌资、账本、欠条外,还缴获了砍刀、匕首、斧头、弓弩、棍棒等24把。正是这些武器,彻底暴露了这群人凶恶的一面。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警察也觉得他们的恶劣行为有点令人惊讶。

每次赌客到来,这群人总是微笑着、热情地迎接他们。然而,一旦赌徒不还钱,他们就会立即变得恶毒。为了追收赌债,白某、王某等人不择手段追收赌债。他们经常把人带到家里,对欠债人进行敬花圈、泼红漆、乱打、骂等羞辱和折磨。有时,他们会在凌晨突然闯入债务人家中,将其殴打,然后将其强行带到隐蔽处关押。

在这组手机中,警方发现了触目惊心的犯罪证据:去年10月,一名赌徒欠下万余元债务。岳等人将他赶到富春江边,强迫他跳进冰冷的江水中游泳。他们在岸边用手机拍照,上传到微信朋友圈互相逗笑。

与游泳赌徒相比,“富二代”华的遭遇更加悲惨。年轻气盛的华凭借雄厚的家世背景,在一场豪赌后输光了全部赌本,只能向团伙成员借钱10万元。按照赌场“吃鞭炮”的规定,仅仅半年后,他就已经欠下800万元巨款,无力偿还。眼看无法追回华某的赌债,该团伙就把目光转向了华某的父母,每两天就对他们进行骚扰,让华某一家焦躁不安。华某的家人不敢报警,只能私下妥协,同意每月还清债务。

迫于该团伙的恐吓,一些赌徒甚至走上犯罪道路。蒋是富阳人,20岁出头。虽然他不是“富二代”,但家庭背景却相当不错。他有房有车,收入也不错。然而原本幸福和谐的生活却在赌桌上一点一点被撕裂。

去年下半年,江某经朋友介绍首次进入赌场。起初,他的手很光滑,真金白银不断涌入他的怀里。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上当了。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变得越来越沮丧,在一次又一次的赚钱尝试中,他把所有的积蓄都赔光了。此时他已经心生嫉妒,向王氏手下借了七八百万,但也血本无归。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危机来了,卖车卖房也于事无补。于是他决定逃跑,却在半路上被王某等人抓住,关在房间里毒打。最终,在犯罪分子的一再施压下,江某铤而走险,实施了“一房两卖”合同诈骗,从受害人变成了犯罪嫌疑人。被捕后,江泽民泪流满面,表示自己别无选择,但为时已晚。

据警方调查,该团伙除了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外,还经常非法拘禁他人、醉酒寻衅滋事、随意砸东西,甚至非法介入民事纠纷。

结局:作恶者必杀

如此庞大的帮派是如何一步步发展起来的?民警向记者讲述了该团伙头目的“致富史”。

王某,27岁,河北省任丘市人。尽管年纪轻轻,他却已是罪孽深重:2011年9月,他因吸毒被行政拘留;2011年9月,他因吸毒被行政拘留;同年12月,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王出狱后身无分文,一贫如洗。随后,他用朋友拥有的一条金项链作为抵押,换来了9万元。但他拒绝改变自己的做法,开始招募20多名刑满释放人员和村民,通过放高利贷和向他人提供赌博资金来赚钱。

去年12月,王某购买了一个台球厅,夫妻俩共同经营。门口高高挂着台球馆的牌子,里面却摆着赌桌。 《十三路》、《红心宝》、《梭哈》……赌徒花钱如流水,非法获利,还放高利贷。

白某今年42岁,富阳人。他的劣迹更多:1997年至2012年,他因吸毒、寻衅滋事7次被拘留。他曾因寻衅滋事被劳教。他因吸毒被迫戒毒。两次,两次因故意伤害和信用卡诈骗罪被判刑。去年11月出狱后,他整天想着快速致富。

于是,白、王、颜等人就聚集到了一起。

今年1月,白某、王某、严某决定共同开一家赌场。白、王共同出资1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严负责组织、准备和实施。

寻找赌场,准备筹码,联系赌客,设定赌博方式、工具和程序,招募人员……一切准备就绪,赌博游戏正式开始。今年2月至4月,这伙人多次组织王某某、毛某某、余某某等一批老板在富阳市某酒店玩“杭州麻”赌博。

为了吸引更多的有钱玩家上赌桌,白还特地安排了“公关”人员。这些“公关”人员年龄都在40岁左右,对当地民众非常熟悉。他们平时的工作就是寻找家境雄厚、财力雄厚的企业主或“富二代”,诱导他们参与赌博。送烟、请对方吃饭、谈生意……他们主动靠拢,以各种方式“交朋友”。当他们完全取得对方的信任后,就会邀请对方“玩”几个游戏。一开始,这群人是故意让赌徒输光的。当赌徒尝到甜头欲罢不能时,就开始“杀人”。

俗话说,造十恶业者,必受恶报。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厉惩罚。

专家意见

浙江警察学院公安系教授、系主任金成:富阳警方破获的重大赌博案件是一起有组织犯罪,具有黑社会势力性质。与普通赌博团伙相比,其组织更为严密,社会影响更大。坏的。开设地下赌场的危害还在于由此衍生出的其他犯罪形式,如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对此,公安机关应加大打击力度,保持“零容忍”严厉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为人民群众创造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同时,该团伙成员大部分是移民。在社会转型时期,如何有效预防流动人口犯罪值得有关部门关注。

记者翁浩浩通讯员姜丽霞